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文化强国不能忽视的前提(转自人民网)

【按语】本文转自人民网强国论坛,“强国E政广场”建议14249

文化强国不能忽视的前提



十七届六中全会决定要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大力推进文化产业,以文化强国。这个规划看起来是一个大手笔,是深化我国各种改革的一个继续。但是,依我看来,我们目前尚有很多方面改革正处于瓶颈阶段,放开这些颈瓶不理而去推进文化产业似乎有点放弃重点的感觉:
一、08年底推行的深化法制改革至今并没有什么起色,拐卖妇幼、黑社会、黄赌毒及假币假发票假证件等长期泛滥危害社会,冤假错案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进京信访没有实际性减少,只能靠截访抓访来减少信访量;严刑拷打成了警察取得口供的主要手段,拘留羁押的犯罪嫌疑人死于莫名其妙的各种意外死让人感到司法违规的猖狂和恐怖,公安法院诸多的国家赔偿证明了办案的极不负责任态度,激化矛盾且肆意浪费纳税人的税金,保护黑社会成了警察谋取个人利益的手段(最近又揭露了青岛某案一下抓了14名警察),公安或法院立案弹性很大,不符合领导意图的就不给立案等,面对有官方或企业背景的暴力事件(拆迁、农村征地或索取被欠工资等)常常视而不见,不履行应有的职责,使得政府的第一责任就是“维稳”。
二、经济改革中的农民退休问题只是仅仅开了个小头,绝大部份农民的退休养老遥遥无期;5600万企业退休人员的退休金比几百万行政事业退休金低2-3倍,构成社会主义两个阶层中的极大不公平,社会人士呼吁了多年,政府承诺并推搪了多年,就是得不到实际性的改变;社会保障也看不见实际性的改善,下岗人员、残疾人和困难群体依然困难没有尊严;早段时间是国有资产大肆流失,或是穷庙富方丈,现在是中小企业发展困难,国家承诺的支持政策徒有虚名,银行贷款只侧重国有企业或大型民企,所以导致大规模的中小企业断掉资金链,或以偷税漏税的违法行为勉强维持,或干脆关门,很多人都不愿意干实体企业而愿意干虚拟企业或产业外的其它行业,国企垄断的现象在入世10年后依然大行其道。经济建设中的高耗能高污染依然严重,就业形势十分严峻,拖欠工资整治效果不佳,公路长期违规收费以致造成民生费用不断增高,土地财政造就了万众痛恨的扰乱正常市场的高房价,中国制造的格局远没有往中国创造的格局迈出实质性的改变,中国对鼓励发明创造的有力政策没有几项,侵犯知识产权的产品在社会上大行其道。
三、教育改革雷声大雨点小,贫困地区的孩子上大学越来越难,西部地区或边远的小学设施落后,宿舍不足,伙食缺乏营养,中小学的素质教育喊了多少年依然不见雏形,现在依然是应试教育和填鸭式教育,繁重的学习任务连每天一小时的锻炼都必须让国家出面提倡,大学教材与社会脱节,毕业就业率不高,教育水平和就业形势迫使很多大中学生研究生出国留学或者移民不归。
四、医疗改革踯躅不前,看病难看病贵现在依然如故,80%医疗资源几十年来一直被少数特权阶层占用,广大的老百姓只能享用20%资源,所以看病又难又贵的现象在叫嚷“医疗改革”多年后依然没有进展。城乡医疗资源极端不平衡,好医院大医院集中在城市,8亿农民患了重病只有赶到遥远的大城市才能医治,医德下滑,动不动就用大量的抗生素或过度开药,为多捞钱不该的检查或不该的手术都让人们去做。
五、政治体制改革同样呼吁了多年,但都没有实质性的推行。政府高官常常强调经济改革进行到一定程度,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同步配合,经济改革将可能难以深入下去或甚至可能夭折。但有这样的认识,却不见改革的行动,整治贪官仍然以抓为主,事前防堵的制度千呼万呼不出来,所以贪官们有很多机会以权谋私,也有足够的胆量顶风作案挑战法律,高调提倡的监督机制形同虚设,或只监督下级不监督上级,或者或明或暗地保护高级贪官。人大是法律规定的最高权力机构,但实际上根本没有起到监督政府的作用(地方一把手书记兼任人大主任的结构足以把互相监督制约的机制抛到九霄云外),面对政府的三公消费和随心所欲的拨款用款举动视若无睹,甚至沆瀣一气。立法意识及行动迟缓,根本不能起到及时调整社会需要的作用。人大代表中以官员为主,而不是以人民为主或至少让百姓代表占上20-30%,实际上不能代表广大人民的利益。行政上,开放改革30多年,偷税漏税、非法集资、高利贷、骗子公司、假冒伪劣毒、无证经营等无时无刻都大量存在并长期泛滥,行政机关的人员越来越多,执法设备越来越先进,但却不能使违规违法现象大规模减少,更别说大体消灭,让规范的秩序和社会的诚信全面实现。正是因为行政机关的放纵、不为或乱为,才让扰乱市场的不法行为越来越猖狂。
六、道德风范领域,我们常被教育要“三讲”,践行“三个代表”和提倡“八荣八耻”,还有各种党的优良作风,但三十年的发展中,我们政府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力自肥了自己,使自己成为最有尊严,生活最好最稳定高端阶层(以致造成全民争当公务员),自己喊了几十年“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共同富裕”的口号,在现实贫富悬殊的现象下面被证明是那么苍白和虚伪,许诺时热情似火,兑现诺言凉水慢溢,对百姓的信用毫不重视,对模范作用更是言行不一,大肆包二奶搞情妇,贪污腐败一代狂于一代。党和群众的关系已经不是鱼水相依,很多政府官员把百姓视作刁民,把百姓的正当诉求当成制造麻烦,不顾大局,不配合政府工作,对党没有感情,所以常有刁难甚至抓捕打击上访者和(网上)批评者举报者,看见百姓跪求而无动于衷甚至让保安粗暴驱走(别想希望官员们微服出访了),对已经发生的还没惊动上级较大事故毫不重视拖延处理以致酿成群体事件或社会影响较大的事件。对媒体或社会的监督采取说一套做一套,触及自己利益的就以诸多借口阻止采访报道甚至打压媒体,使得很多有重大影响的社会事件在政府的封锁屏蔽下得不到真相及公正的解决。
   
以上几点可以说是政府不为或乱为的具体表现,政府的不恰当管理,造成了社会的大量不公以及各种社会乱象产生的土壤,使得各阶层不管贫富都充满怨言怨气,大家的生活都是为钱而忙,道德、友善、助人、互爱的风气都因为党风的变异而滑落,白领为钱为房天天加班,或为完成沉重的绩效指标而呕心沥血,金融界、教育界、商贸界、出版界、警界法院等普遍被绩效指标或任务指标压得喘不过气来;农民工为多挣点钱抛家别子远赴城里打工,一两亿人同时迁徙的可怕景象只有中国独有。农民工不但工资低,工作强度大、没有什么劳动防护、社会保险医疗保险不完善,有的甚至生产安全都没有保障(矿难、塌楼、垮桥、地陷、撞火车等常有发生),工资还常被拖欠,我国政府对此根本没有规范或有效的管理,更谈不上法律层面的约束,总理发话时就帮助农民工追一追被拖欠的工资,过后就不闻不问,工会和劳动监察好像不存在一样,全国2亿工人的劳动防护得不到落实,当农民工为工资为安全保障而诉求时,一般都得不到政府的积极支持,反而被视作制造不稳定,不顾全大局,不支持政府工作。企业垄断、地方市场垄断、黑社会横行、食品没有卫生安全保障、就业日趋艰难、城管暴力执法、政府违规处理拆迁与征地,在许多企业与职工的矛盾中政府支持资方欺骗或欺压劳方,使得老百姓的生存条件恶化,从而激发大量的群体事件,个人泄私愤犯罪事件、怨愤自杀事件及大量的违法犯罪案件。在莺歌燕舞,盛世太平的宣传掩盖下,我们不得不投入极大的维稳资金,把维稳作为政府的第一责任。
   
上述所提的社会矛盾或乱象,积攒已有二三十年,社会的诚信,社会的秩序、社会的公平和社会的和谐在这诸多的矛盾或乱象的冲击干扰下,变得越来越弱,要想中国继续往前发展,理应在经济建设中抓紧处理解决那些社会矛盾或乱象,而不是放着诸多的问题不解决去重点发展文化产业。因为文化产业在媒体最近的报道中好像就是唱歌跳舞、话剧戏曲、电影电视、书籍出版、媒体宣传、游戏动漫等,在推进文化产业的号召出来前,这些项目已经在发展,如果要大发展,不知道是政府打算多拨款还是仅仅号召人们改行投入到这些活动中?文化产业不像工业服务业,从事的素质门槛要高许多,没有文化的支持是不能从事这些工作的。最关键是原来大众的文化生活已经比较丰富,你再进一步丰富这个市场,这个市场能带回来足够的回报吗?现在的歌星演唱会最低的票价是80-100元,高的要1000-2000元,国际名家的演出票要几千元一张,电影票便宜的20-30元,高的要50-60元,名胜古迹的游览票都要50-80元,城市平均工资大概3000元左右,扣除刚性的住房教育医疗和生活费用,不知道收入在3000元以下的群体每月能看多少电影和观看多少舞蹈音乐会?从这简单的事实就可以知道,扩大就业、发展或改善已有的工业、农业、金融业、商贸和服务业,提高百姓的收入,构建普遍的公平和规范建设和社会秩序,才是最迫切的工作。在建设中,尽快改善高耗能高污染高成本的不利因素,把生活中各项大的成本(教育、医疗、养老、房子、汽车)调节到与收入的正常比例水平(与世界接轨),把低工资高物价适当扭转,创造全民的幸福生活,以此实现社会和谐,这才是我们应该集中力量攻克的社会问题。
   
文化发达与否,与国家政策的包容度也有重要的关系。新中国成立前我们还有不少著名的大家、大师和文化巨匠,新中国后再也没有产生同等分量的人物,原因之一就是反右开始一直压制人们的思想自由,知识分子被定为“摇摆不定的中间派”,所有的文化创作都必须符合一个统一的政治标准,严重抑制了个人创造力,规矩之内,岂能冒尖?所以,如果要大力发展文化产业,首先要把主体经济搞好,在全社会实现普遍的公平,然后才有可能推动文化产业,文化产业的兴旺应该是随经济发展而自然发展,文化的繁荣必须依赖国家包容的政策,否则,诺贝尔奖和奥斯卡之类的主要世界大奖将仍然难以看见中国人的名字。
   
文化产业可以创建,但文化和文化素质不是创建出来的,而是靠生活的长期积累沉淀形成的,文字、歌声、书法、戏剧、礼节、处事方式、传统节日、各种共同的习惯等都是经过漫长的积淀才形成的。文化产业可以依托文化的形式和内容进行开发,最大的好处是增加就业和丰富精神享受,但必须基于市场的接受能力。没有多少文化的人是难以进入文化产业的,温饱教育养老问题没有解决好就没有条件享用文化带来的快乐。如果希望推进文化产业来提升文化道德素养,恐怕不切实际,因为产业是谋生和建设的工具,任何产业的功能都一样,道德素养的提升只能靠教育、模范影响与法规约束。改革开放30多年来道德素养的快速下滑,正是教育失误,模范影响的大量缩少和重人治不重法治造成的,这30多年来发展了不少新的产业(IT、金融、服务、动漫、电视、电讯等),经济上去了,道德依然滑落,就是最好的注脚。如果全社会各种制度不公平,贫富鸿沟巨大,官民不齐心,再多的产业也只能成为挣钱拜金及腐败的平台,而不能带来幸福与促进和谐,更不可能因为某一个产业的兴旺而强国。

Weeks
2011
1026

 

分享到:

上一篇:我习惯于这样

下一篇:九江学院“基础教育研究所”成立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