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鲁迅”的当代意义

“鲁迅”的当代意义

张青云

 

近来记者或好事者突然注意到高中新教材中鲁迅的作品少了一些,引出是否删除“鲁迅”的激烈争论。

鲁迅作品并没有完全从高中教材中删去。拿人教版“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必修教材来说,还保留了《拿来主义》《纪念刘和珍君》《祝福》,苏教版保留的鲁迅作品和人教版一样。原来的一些经典篇目如《药》《为了忘却的纪念》等则进入了语文读本中了,还有如《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则进入了初中课本。这是因为现在高中新课改后必修课本容量变小了,五册书,一年零二个月左右的时间上完,每册书就十来篇课文,鲁迅作品如果还像原来一样多,那五册课本就变成“鲁迅读本”了。再比如语文出版社的“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必修教材,也收了鲁迅的两篇作品:《春末闲谈》《铸剑》。其他作品则没有见到,包括原来一些其他作家的经典作品都不见了,可以看出语文版是从纯文学的角度来选择文章的。

鲁迅作品减少并不是否定鲁迅的意义,而主要是教材篇幅的原因。《石钟山记》影响了多少人?可是如今受篇幅所限,苏轼的作品只能保留《前赤壁赋》,《石钟山记》就只能割爱了。

鲁迅是我国白话文运动以后,白话文写作成就最高的作家,也是原创性最突出的思想家、作家。他的散文诗精致形象、饱含深情、境界奇幻;他的杂文嬉笑怒骂,入木三分;他的小说构思独特,剖析深刻,洞穿世事,精炼传神。鲁迅以其深邃的思想、独立的人格精神和卓然文坛的成就,被当时的青年作家奉为“民族魂”。

我们来看看他的散文诗吧。

“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博识的人们觉得他单调,他自己也以为不幸否耶?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 ,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磬口的蜡梅花 ;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孩子们呵着冻得通红,像紫芽姜一般的小手,七八个一齐来塑雪罗汉。因为不成功,谁的父亲也来帮忙了。罗汉就塑得比孩子们高得多,虽然不过是上小下大的一堆,终于分不清是壶卢还是罗汉;然而很洁白,很明艳,以自身的滋润相粘结,整个地闪闪地生光。孩子们用龙眼核给他做眼珠,又从谁的母亲的脂粉奁中偷得胭脂来涂在嘴唇上。这回确是一个大阿罗汉了。他也就目光灼灼地嘴唇通红地坐在雪地里。”用回忆、向往中的江南美景和富于情趣的童事,与丑恶的现实世界作对比,表达了追求一个美好的理想的世界的愿望,表现的是宽容和温情。

“生命的泥委弃在地面上,不生乔木,只生野草,这是我的罪过。”

…………

这些句子岂止是美?又岂止是冷峻?

鲁迅一生在他的作品中执着于中国国民性的解剖,他以古今中外为文化背景,深入地解剖国民的愚昧麻木,为阿Q们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呐喊打破铁屋子,呼吁“救救孩子!”

这一切仍然是今天中国社会的重要命题,仍然顽固地存在国人当中。当代的中国,“看客”现象仍存,奴性天天上演,欺软怕恶的底层人在生活中比比皆是,人情纠结、权势追逐导致的一系列闹剧在鲁迅作品中都仍然能找到影子。这一切严重地滞碍了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国家的现代化需要人的现代化,独立的、全面发展的、具有现代视野的国民是推动中国进入文明社会的基础。

鲁迅作品的思想和艺术形象,对于警醒世人,鞭策丑恶有无可替代的地位。

有人认为鲁迅讲多了,会导致民族虚无主义,这纯属无稽之谈!鲁迅是大爱者,他是因为爱这个民族,所以看得深。先生是大悲悯者,因为悲悯,故神情严肃!受鲁迅影响深的人,最终只会增加对人世的爱。

时下热炒鲁迅作品减少一事,背后的原因值得深思,可能是有人怕鲁迅了!鲁迅对某一类人来说不合时宜了。这一类人属于“成功人士”,心境颇佳,优哉游哉,惬意极了!怎么还要鲁迅呢?这恐怕是这次热炒背后的真实原因。

至于中学校园中流传的“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这一说法,那也只是告诉我们教学难度之大,和教学水平的亟待提高。如果迎合学生,不去写作文,不去学文言文,而是弄些学生喜欢的网络时文,试问,学生语文课还能提高些什么?学习的东西当然是会有难度的,这就是为什么要有高水平老师的原因。

现在中国承平日久,独生子女多,不少家庭也纂了些钱,心想天下永享太平了,哪里还要忧患?哪里还用得着深刻?那不是苦了孩子么?这样一想,当然就不要鲁迅了。有人以朱自清《背影》中“父亲”爬月台,违法交通规则为由而反对把《背影》选入课本。我听说这一论调真是觉得荒唐至极。朱自清的许多散文都做作,少有《背影》这样的真情文章。当代的中国好像有些人非常现代了,他们生活在现代文明社会里,要求一举一动讲规则,文明。殊不知,中国现在最深层的那些东西还没达到起码的文明程度,比如亲情,比如国民愚昧,交通规则只是一个表象,任何一位优秀的语文老师也不会无聊得拿这篇文章去大讲交通规则问题。

与鲁迅相遇要有机缘,但无论你的人生境遇如何,鲁迅总是绕不开的。我们这几代人在许多优秀教师讲授的语文课上,他们成功的生动的语文课堂,让我们记住了祥林搜的悲哀,阿Q的可笑可悲,精神胜利法等等公共话语,这些话语烛照生活,深省人心。

郁达夫在《怀鲁迅》中沉痛地写道:“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因鲁迅的一死,使人自觉出了民族的尚可以有为,也因鲁迅之一死,使人家看出了中国还是奴隶性很浓厚的半绝望的国家。”

不要为删除“鲁迅”而欢呼!

 

分享到:

上一篇:激情的欺骗性

下一篇:致后代(作者:布莱希特。译者:绿原)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 余春明
    余春明 : 说得好,鼓掌!

    2010-09-16 16:48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