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北京高考零分作文(转)

下面这篇零分作文出自2009年北京卷。

    我们先看完下面这篇文章,然后,思考:

    是谁,用什么样的标准,什么样的观念,给这篇文章判了零分?并且,获得了阅卷组的通过?

    这样的判分,体现的是文学的标准,还是某种野蛮的意志?

    我们要不要受教育者思考?我们要不要对真理的探求?

    他们扼杀的是一个有良知善思考文字也很好的学生。他们更以此扼杀一切良知。

    这样的判分,使高考不但不再是为国家选拔人才的大典,反而成了杀一儆百扼杀民族良知的仪式。

    他们是给真理判了零分。他们是给正义判了零分。

    他们只有权力意志。他们是黑暗的力量。

   

                            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

   

    看到这个作文题目,我笑了,监考老师有点紧张,他没见过一个男生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

    我感到有点搞笑,竟然差点猜到了题目。我本来押了一道《给北大校长的一封信》,因为那位刚刚退下的北大校长,曾对他的学生们唱起《隐形的翅膀》,一夜之间成为青春期男女生的偶像。一位儒雅的校长,带着对学生们的理解和爱,一同唱起自强不息的歌曲,这是一幅多么温馨的画面,而能到他的大学里读书,又将是一件幸福无边的事情。他老人家,在学生的心里插上了一双翅膀。

    我明白出题老师的一片好心,他们是想说:只要努力,所有的丑小鸭、灰姑娘和自卑者,都会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去实现你心灵里满载着的梦想。只是这样励志的题目,给我们北京的考生有些可惜了。

    我从来都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从上小学起,我就知道我会上北京大学,谁让我就住在它的隔壁。老师们都非常爱我,我去了好多博物馆,还看了很多儿童剧。我那时候就知道有不少小学生还在农村,我给他们捐过钱,还把我用过的文具送给他们。因为有一双隐形的翅膀,我毫不意外地上了一个好中学,而没有“翅膀”的学生们,听说有不少当了放羊娃,也有的当了打工仔,他们还是未成年人。在初中时,我的目标是上四中,那里的高三毕业班,会有一半人考上北大清华,那可能超过了一个省的录取数量,我对此深信不疑。

    我和高中同学一块儿去奥体中心踢球,一块儿去颐和园春游,一块儿去国家大剧院看戏,我们知道我们肩负的使命,但我们并不为此感到不堪重负,因为从小开始,我们就是天生的赢家、胜者。我们也为外地人的遭遇担忧,为农民工、为小摊贩,为孙志刚、为邓玉娇的命运叹息,但那样的同情,与我们同情巴勒斯坦人民、同情非洲灾民,并无本质的不同。

    看到一位三轮车夫被城管拦截,要夺下他赖以为生的三轮车,我一瞬间也会有一些羞愧。他的车子被夺走之后,他的儿子或者女儿也许就没法再上学,那也许是一个优秀的高中生,就这样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这是因为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而他没有?所以我永远能比别人飞得更高?

    说到现在,您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外地的中学经常出现高考舞弊案,而这里几乎没有;外地的孩子经常因异地高考被查获,这里从来没有;外地的孩子上北大要分数惊人,这里的孩子还没考已平添很多分。这是因为,作为北京的孩子,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而他们没有。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我不必用力展翅就能在天空飞翔,这难道预示着,我一出生就是比同类更高贵的鸟儿?但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感到骄傲,相反却时时感到自卑?有一本书说过,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物更加平等。这“有些动物”,就是有一双隐形的翅膀的人?

   

    (摘自海天出版社《别笑,我是高考零分作文》一书)

   

 

评论:1、就像鲍鹏山在《百家讲坛》里评论水浒时说的,社会如果有一部分敢于生气,这社会就有救了。

2、其实我觉得它们给零分还是件好事,要是给个平平的分数,或者我们跟本就不会知道现在的年轻一代还是有不少鲁迅的影子存在的!

3、作为多年从事高考阅卷工作的我来说,这样的作文是不会被评为零分作文的。一般再差的文章也不会评为零分的。有时候说是零分作文,只是为了引起别人的注意。我不知道博主说这是篇零分作文的依据是什么?而且高考试卷具体得分多少一般外人不会知道。

 

夏木子有言:鲍老师的博文真是一石激起千重浪。我看了全部评论,以为大多言之过甚,把这篇作文当作是战斗檄文似乎说大了。我基本同意鲍老师的忧虑,因为这些忧虑即便不是事实,也是将来的现实。

鲍老师愤怒地发问:“是谁,用什么样的标准,什么样的观念,给这篇文章判了零分?并且,获得了阅卷组的通过?这样的判分,体现的是文学的标准,还是某种野蛮的意志?”

    鲍老师看到了评分标准的问题,以为那里有野蛮意志,从本质上看是对的,但是他是大学老师,还不了解这种评分标准的来源,如果鲍老师到中学语文老师那里看一看,再看看高考作文评分组组长,他就知道那样的评分标准的来源了。其实,这位北京学生的作文被判为零分,不仅是意志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技术问题,或者说素养的问题。虽然我们的语文高考作文评分标准里提倡真情实感,但实际操作上更重视不跑题,不偏题,我们的高考作文题曾经努力不让学生跑题偏题,现在又回来了,又纠结在这个问题上不放了。我们似乎有一种文化传统,就是循环的转圈,好像围棋里的死结,这个问题注意到了,那个问题又来了,几年一个循环,在那里打转。有一段时间,对于跑题偏题的作文,如果文采好,有见地,老师也会给一个过得去的分数,那时我们的理由是,这样的作文很可惜,但我们得为学生表现出来的写作能力(甚至功底)喝彩。语文老师都知道祖咏高考的故事,他的诗《终南望余雪》因为不合考试要求被打了“零分”,却流传千古。那时我记得我告诫自己不要做草菅人命的判官,看一篇作文要看学生表现出来的写作功底,还要提醒自己这是学生的考场上的作文,要设身处地酌情扣分。现在不同了,技术问题遮蔽了关键问题,跑题偏题被高分贝强调,那位学生怎么不得零分呢?这样说还不对,那位学生并没有跑题偏题,而是评分老师和评分小组组长素养有问题。如果评分细则说“隐形的翅膀”隐喻理想、想象等等,那么,这位学生的作文就给他们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区位优势、地位优势算不算隐形的翅膀呢?甚至一个人的天赋算不算隐形的翅膀呢?北京一位老师说,“‘翅膀’的功用应该是‘带我飞’、‘给我希望’、‘飞向远方’”,这样看区位优势、地位优势甚至一个人的天赋应该算隐形的翅膀了,但是,这位老师又说“‘翅膀’的功用应该是积极向上的,对未来生活有引领作用的”,这样看又不算是了。啊,“积极向上”,你让多少生气变成了泄气。一个生命本来富于热情地说了有些力量的话,结果不是偏题跑题,就是不“积极向上”,那还有什么劲呢?我们孩子的写作自由就是这样丧失的,生机就是这样窒息的。

    一个具有语文素养的老师,一个有文化素养的老师,一个具有教师素养的老师,一个具有选拔人才素养的老师都不会在看了这篇作文之后无动于衷的,也不会在看了一篇用甲骨文写的文章无动于衷的。素养的缺乏是最可怕的原因,别的原因都好解决,没有这样的素养,你跟他说都说不清楚。

分享到:

上一篇:《咬文嚼字》公布2009年十大常犯语

下一篇:九江市期末考试高一优秀作文

评论 (5条) 发表评论

  • yaqing (游客) : 这不是那篇满分作文吗?怎么成了零分了?

    2010-06-25 13:43

  • 谢国才
    谢国才 : 很多时候,很多试卷,不经过高考阅卷小组的解释,连我们语文老师都不知道高考作文的评分标准是什么。这样的标准如何真正地选拔人才?2009年江西高考作文如果不是因为审题不当,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低分?而这些低分又埋没了多少文质兼美的好文章?这样的选拔标准是否恰当?于是,又想起2008年北京高考0分作文。作文题目是“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那篇构思“秋细雨”和“叶闲花”两位剑客比剑的作文,自然是完全离题,但人们不得不佩服作者丰富的想象力、简洁流畅的叙述语言和对古龙武侠作品风格的熟悉。这样的作文又是否该给0分?http://user/517106834/infocenter?ptlang=2052 看过这篇文章,你一定会发笑。笑过之后,还有什么感觉呢?

    2010-01-26 23:33

  • 余春明
    余春明 : 打零分?是不是很荒唐?

    2010-01-16 16:47

  • 陈林森
    陈林森 : 应当是记忆而不是忘记,打错了。

    2010-01-16 16:24

  • 陈林森
    陈林森 : 我不太相信这篇作文会得零分,就像一个领导人不能不考虑他的身后的形象,一个作文评卷负责人也不能不考虑一旦这篇作文传出去后他可能受到的批评。高考作文立意的多元化,而不能唯命题者的意志是从。比如“假如忘记能够移植”,学生写的是其他什么都能移植,唯独忘记不能移植,并且有理有据,这样的作文不但不能得零分,反而要得高分。

    2010-01-16 16:23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