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关于我省新课标考试的几点意见(九江学院文传学院 李奇瑞)

关于我省新课标考试的几点意见

 

九江学院文传学院资深教授 李奇瑞

 

一、           关于新课程改革

无论中学老师还是学生,都普遍反映新教材内容太多,每个点都是一个专题,容量大,涵盖的范围更广,如果加上选修的内容,导读的内容,简直是浩如烟海。

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123日晚间节目有一个关于新课改的调查,超过八成以上的学生都认为新课改非但没有减轻学生的负担,反而负担更重了。许多人说,“新课改不能只是看起来美丽。”

本人认为,新课程标准对教师的要求更高了,一个好的语文教师,如果真的吃透了新课改的精神,就不至于教得太过辛苦。材料看起来是多了,如果把精读、选读、导读合理安排,长期来看,对培养学生的语文能力,减轻学生的负担应该更由发展余地的。

从目前的现实情况来看,多数老师还是按照传统教学方法来处理新课改的教材,这有一个传统的思维定势和惯性的问题,要把教学理念和教学方式方法完全调整到新课标的思路上来,还有一个过程。

基于此,本人认为,我省2011年的高考改革的步子不宜太大,应该循序渐进,慢慢把中学教学引导到新课标的轨道上来。

二、总体思路

  1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

新课程标准提出语文课程的性质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

传统高考偏重于工具性,而淡化了人文性。人文性主要表现在文学作品阅读鉴赏方面,所以,语文高考命题应重视这方面的的考查。

   语文要回归本位,除了注重其最基本的工具功能以外,还必须就抓住文学教育。

   新课程标准和新课程试验教材都强化了文学教育的导向。主要表现在:

    一是提高了文学作品的比例。比如人教版高中语文课必修课教材,每册都分为“阅读鉴赏”“表达交流”“梳理探究”“名著导读”四个部分,每册的“阅读鉴赏”都安排了四个单元。

    二是丰富了文学性课文的题材和风格。无论是人教版还是其他版本的必修课教材,都注意了选文的多样性。以外国文学作品为例,以前的初中、高中教材仅有20来篇文章,共5万字左右,选文基本上是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20世纪的98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竟无一人一文入选。而今的实验教材中,梭罗、庞德、海明威、蒙田、帕斯卡尔、雨果、萧伯纳、卡夫卡、加谬、格里格等都进入教材,选文的多样性体现了拓宽国际视野,尊重多元文化的要求。

    在这样的大趋势下,语文高考命题突出对文学作品阅读鉴赏的考查就是很自然的了.

2、语言知识与言语能力的统一

语文高考命题应重视言语能力的考查。

    长期以来,我们把语言知识当成语言学习的重点,当成语言水平检测的重点,而在教学理论上又错误地认为知识点掌握得越全面,学生的语言能力越强,将知识与能力这两种不同状态的分属两个层面的概念简单地等同起来,将静态的知识与实际的应用能力混为一谈。

    言语能力就是指对语言的感知、运用能力,是语言思维的逻辑性、连贯性和语言与用语环境相契合等方面的综合运用。从本质而言,这是一种实践能力,其基础与核心是语感。

    人教版高中语文必修教材根据“积累·整合”“发现·创新”这两个方面的课程目标,以“梳理探究”的形式设计教学内容,先是让学生通过“优美的汉字”“奇妙的对联”“修辞无处不在”等专题,对自己在十几年语文学习中积累的语文知识分门别类的进行梳理整合,进而又设计了“交际中的语言运用”“新词新语与流行文化”“文学作品的个性解读”等专题,引导学生自主思考、合作探究,学习、理解经典的文学作品,并从自己熟悉的生活中收集和分析例子,发现并掌握语言运用的规律。这些专题的设计,无不表现了实际应用的特点。

    传统高考关于语言的考查侧重于静态语言知识的考测,而对言语应用的考查则相对淡化。

从检测的角度说,言语能力的考查应侧重于言语运用的规范、连贯、得体,侧重于语言思维能力、分析综合能力和鉴赏评价能力等方面。

09年的高考试题中,许多省份对传统的考试内容做了调整。

宁夏、辽宁没考字音、字形。

福建更是作了大幅度调整,字音、字形、标点、病句都没考。

安徽没考字音,把字形的考测与表达应用放在同一板块,把错别字放在句子中选择。

我认为可以不考字音,因为传统字音的考测,集中在多音字上,汉语的多音字受古音演变的影响,多而复杂。个别字音读错,并不影响整体的阅读理解,并不能说明整体语文水平的高低。

字形、词语、病句、标点的考测可以合并到其他板块:语言文字表达运用板块和作文板块都可以把这些内容纳入,作为评分的依据之一。以体现语言知识与言语运用能力的统一的思路。

在语言文字运用板块中,也可以设置一些客观题,解决主、客观题的比重问题。

    3、共性与个性的统一

    语文课程新标准指出:“学生是学习和发展的主体。语文课程必须关注学生的个体差异和不同的学习需求。”

新课程标准还提出:阅读是学生的个性化行为,不应以教师的分析来代替学生的阅读实践,要珍视学生独特的感受、体验和理解。注重个性化阅读,发展学生独立阅读的能力,强调善于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对文本能做出自己的分析判断,努力从不同的角度和层面进行阐发、评价和质疑,重视培养学生探究性阅读和创造性阅读的能力。这无疑是正确的。

高考就不能再用唯一的、绝对的“标准答案”来检测学生的阅读鉴赏能力,而应注重个性化阅读的考查,重视开放性试题的设计,在阅读过程中拓展考生的思维、想象,开放考生的个性,鼓励学生把握蕴含在文段中的作者的思想和感情,作出自己的价值判断。开放性试题的设置不在难度上卡学生,而在如何引导学生思考,如何引发学生的创造性方面下功夫。评分时,对同一问题的不同层次的多角度的理解,只确定一些原则性的要求,不给定标准答案。

    4知识能力、过程方法、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的多维统一

    新语文课程标准从知识和能力、过程和方法、情感态度和价值观三个维度,提出了完整的课程目标。

    着眼于阅读的多维性,也就提高了欣赏文学作品的目标要求。

如诗歌与散文部分:“理解作品的思想内涵,探索作品的丰富意蕴,领悟作品的艺术魅力。用历史眼光和现代观念审视古代诗文的思想内容,并给与恰当的评价。”

小说与戏剧部分:“体验人物的命运遭遇和内心世界,把握人物的性格特征。”注意从不同的角度和层面解读小说、戏剧作品,提高阅读能力和鉴赏水平。学写小说、戏剧评论,力求表达出自己的独特感受和新颖见解。

    过去的语文评价实质上仅仅是一种语文知识与一部分语文能力的评价,评价文本上的多是字词句篇、语修逻文,能力、情感、过程、态度等,价值观很难进入评价者的视野。

     因此,语文高考命题要进行整体评价,避免过去考试只有知识与技能的单一化倾向。除了考察语文认知水平,还要同时考察语文学习的“过程和方法”、语文学习的“情感态度和价值观”,要全面、综合的考查积累与整合、感受与鉴赏、思考与领悟、应用与拓展、发展与创新的能力,以全面考查学生的语文素养。

   对于写作的评价,重视对写作过程与方法、情感与态度的评价,如是否有写作的兴趣和良好的习惯,是否表达了真情实感,对有创意的表达应予鼓励。同时重视对写作材料准备过程的评价,不仅要考查学生占有什么材料,更要考查他们占有各种材料的方法。通过评价引导学生通过观察、调查、访谈、阅读、思考等多种途径,运用多种方法搜集生活中的材料。综合性学习的评价则着重于学生的探究精神和实践能力。

 

三、关于能力层次的考查

新考纲在原有的能力层次基础上,增加了F层次,即探究能力层次的考查。

所谓“探究”,考纲这样描述:“探究:指对某些问题进行探讨,有见解、有发现、有创新,是在识记、理解、分析综合的基础上发展了的能力层级。”

我的理解,所谓“有见解、有发现、有创新”,是没有明确答案的问题,只要从文本出发,发表出个人见解,“言之成理”即可。

探究题的赋分以6——8分为宜。

从先行实行新课标考试的省来看,探究能力的考查大多设置在选考题上,如:

福建、辽宁、宁夏、山东、广东等省份。

探究能力层次的考察在各个板块都可以设置,如:

安徽09卷——大阅读考小说,考情节、人物形象、表现手法,探究题8分。

江苏09卷——在必做现代文阅读中设置探究题6分。

浙江09卷——在必做大阅读和文化经典阅读中(论语)设置了探究题。

上海09卷——在大阅读、小阅读、文言文阅读中都设置了探究题。

 

鉴于考生能力层次的培养是渐进的,也鉴于探究能力题答案的开放性带来评卷的难度,建议开始探究题的份量还是不宜太大,以后再逐年放开。“探究”也要分层次,题目设置要考虑初级探究、一般探究和高标准探究的不同要求,这样也可以使考卷更富有区分度,以利于为不同层次的高校选拔各种不同层次的人才。

四、关于选考题

2009年的高考试卷中,除天津、安徽、上海外,其他省份都设置了选做题。

选做题有利于不同个性特点、不同学习取向、不同专业特点的考生能力的发挥,给考生更大的发挥空间,有利于教育的开放性和多样性,有利于适应培养社会需要的各方面人才。

部分老师认为设置选考题会加重学生的负担,会增加高考时的阅读量。其实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一是选做题考测的方向性是很明确的,不同专业、不同学习取向的考生

考纲关于选考题有明确的陈述,按考纲的要求设置选考题,有利于学生有针对性的复习考试。所以,我赞成设置选考题。

 

五、关于文学名著和文化经典阅读

考纲规定:选修课程中诗歌与散文、小说与戏剧、新闻与传记、语言文字应用、文化论著研读五个系列,组成必考内容和选考内容。必考和选考均可有难易不同的考查。

新课程标准中有文学名著和文化论著研读的板块,新教材中也有文学名著、文化经典论著导读的板块。

为了把这些课内或课外的教学内容落实到教学实践中,高考题目对这一板块应该有所表现。

09年高考试题中,浙江、福建已经率先设置了相关考试板块,作了可贵的探索。

我省的新课标考试也应该设置这个板块的内容。

不过考虑到教材列举的文学名著和文化经典导读的内容过多,为了不至于加重学生太大的负担,可以选择一部分篇目作为考试的内容。

这一板块的考试有一定难度。考试内容如果只是粗线条的思想内容、情节、人物、结构等基本知识的测试,会出现只看电影电视或复习资料而不看原著的情况;考得太细,则会把“导读”变为“精读”,加重学生的负担。

我认为,不宜在这一板块设置过粗、过泛的试题,也不宜设置过精、过深的试题,可以考虑粗细、深浅适度的题目。譬如可以设置某一章节某些内容的考点,引导学生实实在在去读原著。因为不是精读材料,所以这一板块也不适宜设置探究性题目。

 

六、关于主观题的设置问题

传统高考试题中,第一卷全部为客观题,第二卷基本上是主观题,大阅读有时设置一道多选客观题。

2009年天津卷、广东卷、福建卷、浙江卷在“现代文阅读(科技文、社科文阅读)”部分设置了“客观题”和“简答题”两种题型,这就增加了整卷主观题的分量。

福建卷在文学名著,文化经典的考试中分别设置了主客观两种形式的考题。

浙江卷在论语选读中,设置了探究题。

增加主观题的分量,有利于全面考测考生的阅读能力,有利于拓展考生的开放性思维。缺点是增加了阅卷评分的主观性和不确定性,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考试的客观性和公平性。

由于考测能力层次的不同,我不赞成在小阅读(科技文、社科文)中设置主观题。在小阅读中设置主观题,就模糊了大、小阅读的界限,也不利于全面考测考生各个层次的能力。

控制主观题的比重,有利于集中有限的阅卷资源相对公平的评阅探究题。

 

分享到:

上一篇:请让我与你们同行(叶小燕)

下一篇:江西省高考命题研究小组初步确定四部必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