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听梁明老师《我有一个梦想》课有感(张安)

我还有一个梦想

——听梁明老师《我有一个梦想》课有感

 

这次市中语会年会的“名师讲堂”授课者之一是二中的梁明老师,会议报到那天,梁老师告诉我,他将上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我不由一阵欣喜,因为《我有一个梦想》,是我最喜欢的课文之一,它给千百万在那摧残生命的不义之火中受煎熬的黑奴,不,不仅仅是黑奴,是给所有备受煎熬的人类,带来了力量,带来了希望。它犹如一道曙光,结束了束缚黑人的漫漫长夜,也照亮了人类面对邪恶时那无助的心灵。每当面对黑暗的时候,我就会读起《我有一个梦想》。今夜,室外已漆黑一团,动笔之前,我又一次读起了《我有一个梦想》。

然而,我又有一丝担忧,课文已经很明白易懂,这样的课文是不太适宜上示范课的。再者,这样一篇激情澎湃的演讲词,肯定要让学生朗读,而学生又是授课者完全不熟悉的县里孩子,学生的朗读能达到预定的效果么?而且,调动这些学生的情感,更是一个难题。还有,按我的癖好,当我沉浸到课文中的时候,不管那些一堂好课的金科玉律,什么“文本细读”,什么“找字词中隐含的信息”。作为示范课,讲课老师可能要顾及一堂好课的所谓“标准”,这势必阻断那行云流水般的“课脉”。

我还觉得,最好的课,首先是老师对课文的深刻理解以至老师的情感直至灵魂全部浸作品之中,而决不是浅层次理解后的花里胡哨的“课堂技巧”。对于那些伟大著作,一直忧虑着我对作品的理解,是的,我们不可能完全接近,但我一直在加大阅读量,努力去深刻理解。面对《我有一个梦想》,我想:

不仅仅是对邪恶的火山喷发式的反抗。这种反抗,人类走过了漫长的坎坷之途。多少次中国的农民起义,登高一呼,揭竿反抗,带来的却是更为深重的灾难,所以,“非暴力抗恶”一直震撼着我。当看到圣雄甘地和民众一起躺在地上,任殖民者的马蹄在薄弱的躯体上践踏,我感到无比的震惊和感动。当看到《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的萨宾娜,面对苏联军队的入侵,她加入了抗议示威的队伍,但在队伍里只待了几分钟便离开了,她认为,这是媚俗!萨宾娜说,在一切入侵、占领之下,掩盖着另一种更为本质,更为普遍的恶,这种恶的表现,便是成群结队。萨宾娜有着她自己的反抗,她宁愿与布拉格的少女们一样,穿着超短裙,在大街上展露出自己纯洁的大腿,来反抗坦克里的苏军士兵。多么圣洁的萨宾娜,多么纯粹的反抗。

不仅仅是对受难的黑人的同情,而且是对人间所有受摧残的孤独无告灵魂的悲悯。这种悲悯不是居高临下的“关怀”,而是一种神性的照耀。是的,“神性”这是一个多么神圣、美丽而又是那么陌生的名词,也许我终生不能领悟,在金牧师演讲词里,在薇依的作品里,在静穆的教堂里……我隐隐觉得有一种光在闪耀。

对校务忙碌、主管政教的副校长梁明老师,我是不是期望过高了一点。

听完这堂课,所有的担忧烟消云散。其实,在第一天下午,参观宁达中学回饭店的路上,梁老师在谈话中,对“留守子女”“弱势学生”直至“老师评价”,表现出的那种深情关注时,我就感觉到,明天梁老师的课一定会成功。

第二天上午,梁老师上课了。

梁老师首先用极缓的语调介绍了马丁路德金,他好像在克制着感情,缓缓地讲着“记住三个人”“回到一个时代”,是的,在马丁路德金激情四射的讲演前,我们的课堂必须有一个铺垫,梁老师在很好地把握着这一点,(这是一种课堂智慧)准备着,迎接着马丁路德金的出现。开始播放英语演讲视频了,我是第一次看马丁路德金的演讲电视,多么激动人心,多么美轮美奂。在马丁路德金的演讲中里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英语的魅力,虽然我不懂英语。听完演讲实录,到美丽的英语转换成我们亲切的母语的时候了,在马丁路德金的无可企及的讲演后,如何用汉语显其光芒,这也是一个非常难把握的地方。梁老师饱含激情用浑厚的语音朗读了一段,这时,他的声音高亢起来,让学生在汉语的世界里进一步领悟课文的精神内核。接着让学生朗读,这时学生的情绪被充分调动起来了,一个学生举手站了起来,老师把话筒递给他,“不用话筒,我直接读”。那语调,那手势,那神情,如此投入,如此动人。显然,教学效果已经到达,还要什么所谓的“文本细读”吗?你能说这位学生还不理解课文?如果要说课堂技巧,这就是最高的技巧。整个课堂没有丝毫斧痕,起承转合,行云流水。

课到这里,马丁路德金的演讲词已经感动了每一位学生,应当说45分钟的课达到了高峰。然而,作为高中生,老师还必须带领学生进入深一层的精神理解。在这个环节,问题的设置显出授课者的对作品的理解和教学智慧,梁老师几个问题设置的梯度和达到的深度,尽显其人文素养和教学功底。从“直观感觉如何”问到“语言的动力来自何方”,最后,“灵魂的参与”“文本的归属”两个问题,梁老师深入浅出带领学生在激情之后进入一种平静的思考。在激情奔放的巨浪之后,在梁老师又回到平缓的声音中,“永恒的爱”的祥和之光照在每一位学生、每一位听课者的身上。

一篇伟大的演讲词在一堂生动的课堂里,让学生,也让所有的听课者得到一次灵魂的洗礼。

半个世纪过去了,黑人奥巴马已入主白宫。然而,邪恶还在,苦难还在。多么想金牧师马丁路德金再写一篇《我还有一个梦想》,当然,还得由梁老师来上,我们还来听。

                                12.11

分享到:

上一篇:2009年九江市中语会先进个人

下一篇:青春的呢喃

评论 (4条) 发表评论

  • 游客 (游客) : 有梁明老师这节课的实录或教案吗?想学习一下,谢谢

    2010-10-14 22:07

  • 游客 (游客) : 思想型老师

    2009-12-13 16:47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