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如何实现语文教师的首席地位?

如何实现语文教师的首席地位?

 

——读《王屹宇〈哀江南〉教学实录》有感

 

九江市教育科学研究所 张青云

 

高中新课标指出“教师是学习活动的组织者和引导者”“在与学生平等对话的合作互动中,加强对学生的点拨和指导”,教师是平等对话中的首席。新课标还强调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教科书编者、文本之间的多重对话,是思想碰撞和心灵交流的动态过程。这些精神对教学中师生的地位和作用作出了很明确的界定,很多教师努力践行这些精神,但是又往往出现矫枉过正的现象,很多课堂任由学生讨论、探究,教师只作肯定、表扬,这样的课堂很难深入,流于平面的热闹。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王屹宇老师的《哀江南》有纠偏的示范作用。这堂课既突出了学生的主体地位,又恰当地彰显了教师的引导作用。这堂课成功之处很多,在教学内容、教学理念、教学技巧、教学语言都有可取之处。

一、教师个人对文本的解读有深度有境界。《哀江南是传奇《桃花扇》结尾的一套北曲。这套曲子,通过教曲师傅苏昆生在南明灭亡后重游南京所见的凄凉景象,话兴亡之感,抒亡国之痛,表达了强烈的故国哀思。王老师在与学生对话时对这一主题作了有深度有境界的挖掘。比如王老师说“《桃花扇》是凝聚了作者的血泪的,寄予了对历史的深沉感叹”“刚才这位同学说到的‘优美’,我猜想是被里面忧郁的意境打动了”“ 我很喜欢你用的这个词:凄美。”“打碎的仅仅是碑吗?是一种皇家的尊严。”“苏昆生是有一种亡国的切肤之痛。表面上看起来,这是写景的文字,然而我们深沉地挖掘下去,其中的情滋养了我们。一方面苏昆生作为明朝遗民,是有明朝遗民的哀痛,而孔尚任是站在历史的高度;另一方面,这是很多人共同的情感,刚才那位同学也说到了,从心理学上说,这是一种集体记忆。”“《哀江南》是有三个精神层面的(苏昆生,孔尚任,集体记忆)”“伟大的艺术作品是人类心灵之光的投射,永远是人类心灵所需的营养。”再比如,王老师从地理位置的角度对第一、二两支曲子分析,归纳出皇家和市井生活两个方面景象的萧条,从而启发学生学生去体味苏昆生哀伤的情感积淀。王老师没有停留在表面的景物描写上,而是对蕴含其中的凄美忧郁深沉的情感作了多层次多角度的解读,这对实现教师引导、组织学生碰撞出思想火花,完成教师“平等对话中的首席”这一使命起到了奠基的作用。本堂课选择思想情感的体验作为教学内容,这种有层次有深度的解读无疑使教学目标的完成更有意义。

二、教师发挥了很好的组织和引导作用。与深入的文本解读相应,王老师的主导作用得到了有效的发挥。比如在赏析“白鸟飘飘”到“新红叶无个人瞧”这一段时,学生可能由于历史知识及人生阅历的原因,把这一段写作的成功之处归于“优美”,这时候王老师有意识地把学生的眼光牵引到深层的意蕴中去。师:你这里说的“优美”是什么意思?教师启发学生:“打动你的是什么?是景还是孕育在里面的东西?”这时学生注意到了包含在诗句中的作者的心境。接着教师追问什么样的心境?学生就能落实到“伤怀的、感慨的”这一具体情感上了。最后王老师总结:“我猜想是被里面忧郁的意境打动了。”再比如,在梳理体验了苏昆生亡国之痛的感伤后,为了进一步解读文本,王老师又问:“我在想一个问题。哀江南是苏昆生在哀,难道只有他一个人在哀吗?”这样就让学生的自然拓展了,“有许多人在哀”“这许多人其中首推”孔尚任,从而得出“《哀江南》是有三个精神层面的(苏昆生,孔尚任,集体记忆)”的结论。不难看出,学生一再地偏离戏曲情感,反复掉入“优美”“顺口”等文本形式中去,但王老师都通过巧妙的点拨使学生回到情感体验的话题中来。

王老师主导作用的发挥使本堂课环环相扣、步步推进,把学生从“一望而知”的浅表解读引向了“一无所知”的深层意蕴,成为语文阅读教学中教师主导地位不可或缺的明证。

三、朗读和表演的教学方法符合文本特点和教学目标的需要王老师始终以朗读贯穿课堂,采用了多种朗读形式,包括通读、个别句段朗读,分角色读、表演读、教师示范读等,前后共有七次朗读。应该说多种形式的朗读是适合《哀江南》文本特点和教学目标的需要的。《哀江南》的文本特点是戏曲,主要篇幅以对白和唱词构成,如果学生没有角色体验,很难体会古代戏曲这一艺术样式的奥妙。比如有的学生读完后就觉得【离亭宴带歇指煞】不错。读起来对偶,像“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很顺口。王老师则适时地指出“音乐性”这一特点。在最后一遍的朗读中王老师还要求三位学生表演动作,其余学生朗读,这不仅活跃了课堂气氛,也有助于学生玩味意象,进入凄美的意境,领悟作者的情怀。

另外,王老师的教学语言循循善诱而开合有度。王老师善于诱导学生,富于激励性。在学生的目光一再离开情感而投向形式时,王老师的语言成功地把它们牵引过来。而在开篇入题、中段小结、结尾升华等处王老师的语言又是凝练深沉,充满激情的。

王屹宇老师的《哀江南》这堂课无论是从教学设计还是从现场效果看,都是一堂高质量的课,可供我们学习的地方不少。当然也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本人感受最深的一点就是学生对文本的情感体验不够深入,教师的解读代替了学生的真实体验。教师还应该调动多种手段,比如改写、视频等情景还原手段,创设相应的情景,使学生受到强烈的情感冲击,让学生对《哀江南》中的情感产生更强的共鸣,从而获得设身处地的审美体验,而不是靠老师强拉学生入彀。如果这个环节解决好了,学生的主体地位就会更真实些。

 

附:《哀江南》教学实录

执教人:王屹宇

 

(幻灯片展示古城南京的图片,从学生熟悉的环境入手,意在拉近师生距离,同时导入课题——《哀江南》)

师:这里是大家很熟悉的六朝古都——南京,它承载着最悠远的历史,孕育着最丰厚的文化。在这里,上演过一幕幕悲剧与喜剧,让人唏嘘不已,让人回味不止,让人为之激动、为之感叹。许多迁客骚人为此写下了著名的诗篇,我们今天要学的是清代的孔尚任——一位戏剧家,用他的血泪,经过十余年,增删三次,通过李香君与侯方域的爱情故事来抒发历史兴亡的感叹。其中,《哀江南》出自它的最后一出《余韵》,是其中的名篇,其中的点睛之笔。接下来,请同学们打开书,走进孔尚任为我们描绘的世界。

这段文字我想让大家先通读一遍,请三位男同学扮演前面的角色,其他同学朗诵后面的唱词,注意把我们的心放进去。

(随意请三位男生扮演角色,师带领学生一起朗读唱词)

师:刚才我们仅仅是读了一遍,情感还没有完全放进去。刚才我说《桃花扇》是凝聚了作者的血泪的,寄予了对历史的深沉感叹。现在请同学们再快速地通读一遍,我有一个问题:你最喜欢《哀江南》的哪支曲子?或者说你最喜欢其中的哪处描写,哪处点染?为什么?相互之间也可以做交流。(师写板书:哀江南)

(学生有些放不开,师提示学生放松并对个别同学进行引导,气氛渐渐轻松起来)

师:好。有同学愿意起来说说吗?

生:我觉得【折桂令】,也就是描写秦淮河的最好。我觉得描写得非常优美,而且新旧的对比也容易让人伤怀。

师:你这里说的“优美”是什么意思?

生:就是“白鸟飘飘到“新红叶无个人瞧”这一段。

师:打动你的是什么?是景还是孕育在里面的东西?

生:是包含在诗句中的作者的心境。

师:什么样的心境?

生:是伤怀的、感慨的。

师:好,请坐。我刚才为什么要问“优美”,有时候我们在说“优美”的时候,往往是美丽的、晴朗的。刚才这位同学说到的“优美”,我猜想是被里面忧郁的意境打动了。是吗?

(生点头)

师:这位学生点头了,就表示她同意我的观点。我再请另外一位同学说说。

生:我喜欢【沽美酒】,因为里面的江南景色很美,这其中,我尤其喜欢最后两句,作者用了一个“剩”字就体现了今昔对比的变迁感,表达创曲人冷清的情怀。

师:好。刚刚这两位同学的发言有两点值得注意,一个是今昔对比的问题(板书:今昔),另一点是从美学的范畴来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美?“冷清清的落照,剩一树柳弯腰”,是不是残缺的、冷清的美?

(生会意地点头)

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美?还是刚才大家所说到的里面的伤怀的东西。我再找一位男同学起来谈谈,大家放开点。

生:我觉得【离亭宴带歇指煞】不错。读起来对偶,像“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很顺口。

师:也就是有音乐性,就像流行音乐一样。那除了顺口就没了吗?还请你说一下。

生:顺口的语言当中体现了一种残垣断壁的凄美。

师:我很喜欢你用的这个词:凄美。假如让你读的话,你会怎么读出这种凄美?不要紧张,放开读。

(生读,感情不足)

师(笑):凄美吗,同学们?好像……,所以刚开始时我说要将你的心放进去。

(师饱含感情示范朗读,生鼓掌)

师:把情绪放进去。可能我们在讨论时已经领会了这种情绪,但平常我们不太好意思读。其实你只要放开,用心去读,就能领会到语文的魅力。现在我们回到刚才的问题上面,哪位同学还愿意继续谈谈你最喜欢的语句。

生:我最喜欢【驻马听】这一节,因为我觉得它将明孝陵的凄惨写得很细致。在明朝的时候,朱元璋的墓很壮观,而现在上面的龙碑帽却已经被打碎了。

师:对了,打碎的仅仅是碑吗?是一种皇家的尊严。你看它写得很细致,所谓的帝王的气派、皇家尊严已经荡然无存,“牧儿打碎龙碑帽这个细节很好,写得很细致。我们大家讨论得这么多,其实大家注意了没有,一切都围绕着“昔”和“今”来展开,如果分别加个字,来表现昔日的江南和今日江南的不同,你会用什么?

(生小声说“昔盛今衰”,师在“江南”旁写板书“昔盛 今衰”)

师:我在这补充一下苏昆生这个人。他曾经是官宦人家专门教曲的先生,相当于现在音乐学院的教授。这个人很有正义感,后来他离开了官宦人家,来到了李香君这。剧本中有句话说他是:睁着五旬老眼,看了四代时人。所以,他是历史的见证人。在他的眼里,感慨就特别深。我们南京的同学,你看一下整个曲子,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有一条线。我们来找找从哪到哪?第一支曲子在哪?

生:郊外。

师:第二支曲子呢?

生:明孝陵。

师:从地理位置上可以发现,是从郊外到城内,从明孝陵到秦淮旧院,他一路走来,看到一路萧条。这些地方大家都很熟,这里以前是什么地方?

生:都是一些过去的宫殿。

师:秦淮呢?

生:是护城河。(众笑)

师:(笑)没事,可能我的问题问得不是很清楚。其实这里是从两个大的方面来说的,一是皇家,一是市井生活——当年市人如织、游人如林的秦淮河,现在是怎样的呢?一派萧条,满目疮痍。所以,这个时候,苏昆生一路走来,哀伤的情绪一直积淀在他的心里。积淀到最后怎样?最后一小节是情感积淀以后的什么?我请刚刚赏析最后一节的同学说说。

生:是情感的总结吧,情感积淀到最后一起爆发出来。

师:好。请坐。最后一节是苏昆生情感的一个大爆发。所以在这里,这么多的排比句、对偶句将一泻而下、一吐为快、抑制不住的情感爆发出来,艺术常常需要寻找这样一个爆发点,爆发点往往是最具艺术魅力的所在。我们来看最后一小节,哪个句子是点睛之笔?

生:是最后的那几句:“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师:为什么你说是点睛之笔?表达了什么?

生:对故国的思念之情。

师:能说得更准确些吗?

(生沉默)

师:请同桌来说说看。

生:是一种怀旧伤情、十分凄凉的情感。

师:作为一个眼看明朝垮台的人,除了怀旧伤情外,还有什么?好像没有将那种切肤的东西说出来。

生:(恍然大悟)是痛。

师:对啊,是痛啊!是心痛,是亡国之痛。所以我们现在从这个角度将最后一节再朗读一下,品味一下,将我们的心放进去,让我们成为苏昆生的知音好吗?

(生有感情朗读,师提醒学生将声音放开)

师:好。比第一遍好些,但还是觉得不过瘾。下面我请苏昆生来朗读一下。

(将话筒递给曾扮演苏昆生角色的同学,众笑,生朗读)

师:嗯,比第一遍好多了。大家给他些掌声好吗?(生鼓掌)鼓掌声音太小,是不服气还是怎么啊?(众笑)

师:我在想一个问题。哀江南是苏昆生在哀(师在“哀“旁写板书:苏昆生),难道只有他一个人在哀吗?

生:我觉得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在哀,是和他有类似亡国之痛情感的人都在哀,这里面的哀表达了很多人的心声。

师:讲得好。她的思路拓展开去了,是许多人在哀。这许多人中首推谁呢?有一个人可别忘了。

生:(众)孔尚任

师:(写板书:孔尚任)前面我们说了,孔尚任是在借一个爱情故事抒历史兴亡的感慨。那么,孔尚任的情和苏昆生的情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大家可以互相商量。

生:我觉得孔尚任在抒发亡国的悲哀和离别的伤痛,他借侯方域和李香君来抒发自己和亲人离别的伤痛。(众笑)

师:这是一种理解,至少我们在这个本子里还看不见。还有没有其他同学?

生:我觉得苏昆生是有一种亡国的切肤之痛,是站在自己国家的立场上。而孔尚任作为一个把它记载下来告诉后人,所以他是纵观历史的变故。

师:讲得很好。我来总结下这位同学的意思,看看我有没有说对。有两个方面:一方面苏昆生作为明朝遗民,是有明朝遗民的哀痛,而孔尚任是站在历史的高度,刚才我有一点忘记补充了,怪不得大家说起来有点困难。孔尚任,孔子后裔,孔尚任的父亲是明朝的举人,坚持民族气节,坚持抗清复明,同时,孔尚任做过官,他强烈地感受到封建社会大厦将倾。刚才那位同学说得真好。另一方面,这是很多人共同的情感,刚才那位同学也说到了,从心理学上说,这是一种集体记忆(师板书:集体记忆)。我们南京的同学对此应该感受应该尤为深刻。南京这个地方曾经上演过一幕幕让人唏嘘哀痛的悲喜剧的地方,比如南京对抗日战争的记忆,不是哪一个人、哪一个受害者的记忆,而是南京所有人的记忆。上次我看报纸,南京一个纪念碑的移动引起了市民强烈的反应。这样的记忆让我们去反思,让我们去追求正义,追求一个文明健康的社会。从这个意义上说,《哀江南》是有三个精神层面的(苏昆生,孔尚任,集体记忆),这是情(在“哀”下,师板书:“情”;这是景(在“江南”下,师板书:“景”)。

伟大的艺术作品是人类心灵之光的投射,永远是人类心灵所需的营养。表面上看起来,这是写景的文字,然而我们深沉地挖掘下去,其中的情滋养了我们。我希望我们在今后的学习上,能知人论世,挖掘出它的精神内涵。另外,伟大的作品总是优美的形式与深厚的历史内容的完美统一,情与景谐,寓情于景。

说了这么多后,我想做件事情,再来试一次。我想请刚才的三位同学再来一次对白。我们就像希腊的合唱队一样,他们在前面表演,我们在后面朗读。你们三位同学最好有动作,好不好?

(生一边表演一边朗读,气氛活跃。朗读完毕,哨声响起)

师:好,下课!

 

分享到:

上一篇:台湾,台湾!

下一篇:一堂经典的现代诗歌鉴赏课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