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博客网bokee.net www.bokee.net http://jjzqy.blog.bokee.net/  骑自行车去超市买菜的日本前首相(转发) 打印此页

骑自行车去超市买菜的日本前首相(转发)

http://jjzqy.blog.bokee.net    2013-2-23

骑自行车去超市买菜的日本前首相

----李银河访问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

 

2年多没有见到村山富市老先生,这次趁着去福冈市讲演的机会,决定去看望他。扳扳手指算算,老先生应该有88岁了,19243月生。

   村山先生卸任日本首相后不久,又放弃了国会议员,正儿八经告老 ,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大分县大分市,日本九州地区一个滨海的城市。相想想,平时还要骑车上超市买菜,就选择看远的吧。医生又告诉他一句话:“还有一种手术,既可以看近,又可以看远,但是需要100万日元,而且不适用医疗保险。”村山先生听了直摇头,他不舍得那100万日元。我想,要是手术还没做,我一定会跑去银行取钱。临近中午时分,村山夫人张罗着要做饭,我是一定要请他们去外面吃饭。最后村山先生自己打电话到一家经常去的寿司店,订好了座位,还叫了出租车。出租车到家门口时,我问司机:“认不认识这位老先生?”那司机说:大分县的人都认识他,他是大分县的宝贝,我们叫他“とんちゃん”(昵称)。走进寿司店,最里面的一间,是村山前首相最常用的地方。很小的空间,坐下我们四个人,就已经很挤。老板娘说,村山先生从当议员时代开始,就来店里吃饭。他不用说,我们都知道他想吃什么。怪不得村山先生外出不需要保镖,与市民与邻居之间的鱼水之情,就是对他最好的保护。村山先生虽然已是年近90岁的高龄,但是一年还要到中国访问几次,要不作为日本什么访问团的名誉团长,要不就是带九州地区的企业到中国考察交流。“退休后,海外跑得最多的还是中国。这两个邻居,不友好不行啊!”村山先生说:“我就是喜欢中国,忍不住。” 分别时,村山先生最后跟我说了一句话:“还让你付了寿司钱,家内说我了。真是对不住!”说的我眼泪直打滚。老先生,多保重!
    
电话打过去,是村山先生亲自接的,一听说我去看他,很是高兴,约好第二天上午在他家见面。
    
第二天一早,开车从九重町出发,沿着山间高速公路直奔1个半小时,就到了大分市。车开到村山前首相的家门口,没有想到 ,刚好遇到老先生骑了自行车从家里出来。还是我手脚麻利,掏出相机连拍数枚,记录了一位日本前首相骑自行车外出的罕见镜头。相想想,平时还要骑车上超市买菜,就选择看远的吧。医生又告诉他一句话:“还有一种手术,既可以看近,又可以看远,但是需要100万日元,而且不适用医疗保险。”村山先生听了直摇头,他不舍得那100万日元。我想,要是手术还没做,我一定会跑去银行取钱。临近中午时分,村山夫人张罗着要做饭,我是一定要请他们去外面吃饭。最后村山先生自己打电话到一家经常去的寿司店,订好了座位,还叫了出租车。出租车到家门口时,我问司机:“认不认识这位老先生?”那司机说:大分县的人都认识他,他是大分县的宝贝,我们叫他“とんちゃん”(昵称)。走进寿司店,最里面的一间,是村山前首相最常用的地方。很小的空间,坐下我们四个人,就已经很挤。老板娘说,村山先生从当议员时代开始,就来店里吃饭。他不用说,我们都知道他想吃什么。怪不得村山先生外出不需要保镖,与市民与邻居之间的鱼水之情,就是对他最好的保护。村山先生虽然已是年近90岁的高龄,但是一年还要到中国访问几次,要不作为日本什么访问团的名誉团长,要不就是带九州地区的企业到中国考察交流。“退休后,海外跑得最多的还是中国。这两个邻居,不友好不行啊!”村山先生说:“我就是喜欢中国,忍不住。” 分别时,村山先生最后跟我说了一句话:“还让你付了寿司钱,家内说我了。真是对不住!”说的我眼泪直打滚。老先生,多保重!

老先生见我们到来,忙下车。我问他骑车去哪里?他说:“家内(妻子)一直腰疼,我去超市买点菜。”

喔,您是日本前首相啊,况且已经88岁,不致于还亲自骑着自行车跑超市吧?

老先生请我们进屋。屋子与2年前我第一次来看望他时的情景没有什么变化。门口依然整洁,屋内依然狭小。村山先生说,这房子是明治时代的建筑,已经有130年了。1945年时,美军轰炸大分市,这一带的房子都被毁了,就剩下这一栋房子还在,“这是一栋幸运的房子,于是就把它买下来了”,村山先生说。

进了屋,村山夫人在家,曾经的“日本第一夫人”,是一个很典型很慈善的老太太,又是端茶,又是拿出豆馅饼,躬着背,好像一定很疼,看了直想流眼泪。

我给村山前首相带去了一盒茶叶,是我的中国老家——浙江舟山市出产的“普陀山佛茶”。今年4月,舟山市长周国辉先生访日时,给我带来的礼品,我是借茶献佛。老俩口特别高兴,忙打开盒子看,说“佛茶就是仙茶”。

与村山先生就着茶,谈到了中日关系,谈到了野田现政权,谈到了他与中国领导人的交往,也谈到了钓鱼岛问题。我把他的话都录音下来,准备另外整理成文,供各位网友参阅。

谈得最多的,还是他的人生故事。相想想,平时还要骑车上超市买菜,就选择看远的吧。医生又告诉他一句话:“还有一种手术,既可以看近,又可以看远,但是需要100万日元,而且不适用医疗保险。”村山先生听了直摇头,他不舍得那100万日元。我想,要是手术还没做,我一定会跑去银行取钱。临近中午时分,村山夫人张罗着要做饭,我是一定要请他们去外面吃饭。最后村山先生自己打电话到一家经常去的寿司店,订好了座位,还叫了出租车。出租车到家门口时,我问司机:“认不认识这位老先生?”那司机说:大分县的人都认识他,他是大分县的宝贝,我们叫他“とんちゃん”(昵称)。走进寿司店,最里面的一间,是村山前首相最常用的地方。很小的空间,坐下我们四个人,就已经很挤。老板娘说,村山先生从当议员时代开始,就来店里吃饭。他不用说,我们都知道他想吃什么。怪不得村山先生外出不需要保镖,与市民与邻居之间的鱼水之情,就是对他最好的保护。村山先生虽然已是年近90岁的高龄,但是一年还要到中国访问几次,要不作为日本什么访问团的名誉团长,要不就是带九州地区的企业到中国考察交流。“退休后,海外跑得最多的还是中国。这两个邻居,不友好不行啊!”村山先生说:“我就是喜欢中国,忍不住。” 分别时,村山先生最后跟我说了一句话:“还让你付了寿司钱,家内说我了。真是对不住!”说的我眼泪直打滚。老先生,多保重!

村山先生有11个兄弟姐妹,他排行老六。“小时候家里穷,父亲是打鱼的,这么多的孩子没法管,我是老六,所以父母亲对我很放任,也没有什么期望,有饭吃,不饿死就行了。”村山先生说。

小学毕业后,村山先生被亲戚带到东京,在印刷厂打工。白天工作,晚上就去读夜间中学勤奋读书,后来还考上了明治大学政治经济学部。村山先生说:“刚进学校,就被征了兵,是陆军二等兵,后来升为军曹。”幸运的是,村山先生没被拉去当炮灰,日本就投降了。东京一片废墟,他就回到了自己的老家。

看到一篇关于日本首相退休后生活的文章,觉得不只是他们人好,而且是制度更加合理。因为干部退休之后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所以应当精打细算才对。最近还看到关于省部级以上干部才有专车而副省部级以下干部保证公干用车就行,用不着配专车的规定。事实上有大量违规用车的现象发生,不少副省部级以下干部都违规配了公车,这就是公车消费那么高的原因之一。公车是为办公用的,不再办公的退休干部还一直拥有专车、专用司机等等是一个不好的制度,不如日本的做法好。退一步说,解放前参加革命的干部因为冒过生命危险,退休后多花一点纳税人的钱,大家还能谅解。解放后提拔的省部级干部也就是个比较优秀的公务员而已,不应当在退休之后给予过高的待遇,过多占用公共资源和纳税人的钱。转载:也是退休高干 骑自行车去超市买菜的日本前首相 2年多没有见到村山富市老先生,这次趁着去福冈市讲演的机会,决定去看望他。扳扳手指算算,老先生应该有88岁了,19243月生。村山先生卸任日本首相后不久,又放弃了国会议员,正儿八经告老,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大分县大分市,日本九州地区一个滨海的城市。电话打过去,是村山先生亲自接的,一听说我去看他,很是高兴,约好第二天上午在他家见面。第二天一早,开车从九重町出发,沿着山间高速公路直奔1个半小时,就到了大分市。车开到村山前首相的家门口,没有想到,刚好遇到老先生骑了自行车从家里出来。还是我手脚麻利,掏出相机连拍数枚,记录了一位日本前首相骑自行车外出的罕见镜头。老先生见我们到来,忙下车。我问他骑车去哪里?他说:“家内(妻子)一直腰疼,我去超市买点菜。” 喔,您是日本前首相啊,况且已经88岁,不致于还亲自骑着自行车跑超市吧?老先生请我们进屋。屋子与2年前我第一次来看望他时的情景没有什么变化。门口依然整洁,屋内依然狭小。村山先生说,这房子是明治时代的建筑,已经有130年了。1945年时,美军轰炸大分市,这一带的房子都被毁了,就剩下这一栋房子还在,“这是一栋幸运的房子,于是就把它买下来了”,村山先生说。进了屋,村山夫人在家,曾经的“日本第一夫人”,是一个很典型很慈善的老太太,又是端茶,又是拿出豆馅饼,躬着背,好像一定很疼,看了直想流眼泪。我给村山前首相带去了一盒茶叶,是我的中国老家——浙江舟山市出产的“普陀山佛茶”。今年4月,舟山市长周国辉先生访日时,给我带来的礼品,我是借茶献佛。老俩口特别高兴,忙打开盒子看,说“佛茶就是仙茶”。村山前首相遗憾自己没有当过一天的公司白领。回到老家后,他就当上了大分县渔村青年同盟的书记长,开始了工农运动的生涯。后来当选为市议员,又当选为县议员,1972年当选为国会议员。1992年,成为日本社会党委员长。1994年,当选为日本第81代内阁总理大臣(首相),随后发表了著名的“村山谈话”,首次代表政府承认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战争。

看到一篇关于日本首相退休后生活的文章,觉得不只是他们人好,而且是制度更加合理。因为干部退休之后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所以应当精打细算才对。最近还看到关于省部级以上干部才有专车而副省部级以下干部保证公干用车就行,用不着配专车的规定。事实上有大量违规用车的现象发生,不少副省部级以下干部都违规配了公车,这就是公车消费那么高的原因之一。公车是为办公用的,不再办公的退休干部还一直拥有专车、专用司机等等是一个不好的制度,不如日本的做法好。退一步说,解放前参加革命的干部因为冒过生命危险,退休后多花一点纳税人的钱,大家还能谅解。解放后提拔的省部级干部也就是个比较优秀的公务员而已,不应当在退休之后给予过高的待遇,过多占用公共资源和纳税人的钱。转载:也是退休高干 骑自行车去超市买菜的日本前首相 2年多没有见到村山富市老先生,这次趁着去福冈市讲演的机会,决定去看望他。扳扳手指算算,老先生应该有88岁了,19243月生。村山先生卸任日本首相后不久,又放弃了国会议员,正儿八经告老,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大分县大分市,日本九州地区一个滨海的城市。电话打过去,是村山先生亲自接的,一听说我去看他,很是高兴,约好第二天上午在他家见面。第二天一早,开车从九重町出发,沿着山间高速公路直奔1个半小时,就到了大分市。车开到村山前首相的家门口,没有想到,刚好遇到老先生骑了自行车从家里出来。还是我手脚麻利,掏出相机连拍数枚,记录了一位日本前首相骑自行车外出的罕见镜头。老先生见我们到来,忙下车。我问他骑车去哪里?他说:“家内(妻子)一直腰疼,我去超市买点菜。” 喔,您是日本前首相啊,况且已经88岁,不致于还亲自骑着自行车跑超市吧?老先生请我们进屋。屋子与2年前我第一次来看望他时的情景没有什么变化。门口依然整洁,屋内依然狭小。村山先生说,这房子是明治时代的建筑,已经有130年了。1945年时,美军轰炸大分市,这一带的房子都被毁了,就剩下这一栋房子还在,“这是一栋幸运的房子,于是就把它买下来了”,村山先生说。进了屋,村山夫人在家,曾经的“日本第一夫人”,是一个很典型很慈善的老太太,又是端茶,又是拿出豆馅饼,躬着背,好像一定很疼,看了直想流眼泪。我给村山前首相带去了一盒茶叶,是我的中国老家——浙江舟山市出产的“普陀山佛茶”。今年4月,舟山市长周国辉先生访日时,给我带来的礼品,我是借茶献佛。老俩口特别高兴,忙打开盒子看,说“佛茶就是仙茶”。村山先生当选为日本首相时起身致谢

1995年,村山首相访问中国,参观了抗日战争纪念馆。

与村山先生就着茶,谈到了中日关系,谈到了野田现政权,谈到了他与中国领导人的交往,也谈到了钓鱼岛问题。我把他的话都录音下来,准备另外整理成文,供各位网友参阅。谈得最多的,还是他的人生故事。村山先生有11个兄弟姐妹,他排行老六。“小时候家里穷,父亲是打鱼的,这么多的孩子没法管,我是老六,所以父母亲对我很放任,也没有什么期望,有饭吃,不饿死就行了。”村山先生说。小学毕业后,村山先生被亲戚带到东京,在印刷厂打工。白天工作,晚上就去读夜间中学勤奋读书,后来还考上了明治大学政治经济学部。村山先生说:“刚进学校,就被征了兵,是陆军二等兵,后来升为军曹。”幸运的是,村山先生没被拉去当炮灰,日本就投降了。东京一片废墟,他就回到了自己的老家。村山前首相遗憾自己没有当过一天的公司白领。回到老家后,他就当上了大分县渔村青年同盟的书记长,开始了工农运动的生涯。后来当选为市议员,又当选为县议员,1972年当选为国会议员。1992年,成为日本社会党委员长。1994年,当选为日本第81代内阁总理大臣(首相),随后发表了著名的“村山谈话”,首次代表政府承认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战争。村山先生当选为日本首相时起身致谢 1995年,村山首相访问中国,参观了抗日战争纪念馆。 问起为什么当时会想到发表这么一个“谈话”?村山先生说:“刚好遇到终战50周年,我想这个时候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说了。”短短的一句话,透着一份正义和信念,融合着对于历史的一份责任感。前首相的家,没有一般人想象的前呼后拥。村山先生的家里,居然没有警卫,没有秘书,也没有佣人,只有这对年近90的老夫妻,平静的和一般的城市平民没有什么两样。老先生早上5时起床,一个人健步快走到附近的一处公园,和一些市民老伙伴们做体操,聊天。每天坚持2小时,以此成为他健康的源泉。 中国政府一直视村山先生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日本首相退休后,都享受什么待遇?” 村山先生听了直摇头:“什么都没有!” 美国总统退休后,政府还拨一笔钱给建个图书馆。日本首相退休后,政府既没有特别的补助金,也没有什么安家费,连书报费和交通费都没有。生病就是一般的国民健康保险,自己承担三分之一,当然没有前国家领导人的“高干待遇”。所有的生活,就靠几十万日元的议员养老金。这个资本主义国家,也太没有人情味。前不久,村山先生因为白内障,去医院动手术。医生问他“是要选择看远的,还是看近的?”村山前首问起为什么当时会想到发表这么一个“谈话”?村山先生说:“刚好遇到终战50周年,我想这个时候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说了。”短短的一句话,透着一份正义和信念,融合着对于历史的一份责任感。

前首相的家,没有一般人想象的前呼后拥。村山先生的家里,居然没有警卫,没有秘书,也没有佣人,只有这对年近90的老夫妻,平静的和一般的城市平民没有什么两样。

老先生早上5时起床,一个人健步快走到附近的一处公园,和一些市民老伙伴们做体操,聊天。每天坚持2小时,以此成为他健康的源泉。

看到一篇关于日本首相退休后生活的文章,觉得不只是他们人好,而且是制度更加合理。因为干部退休之后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所以应当精打细算才对。最近还看到关于省部级以上干部才有专车而副省部级以下干部保证公干用车就行,用不着配专车的规定。事实上有大量违规用车的现象发生,不少副省部级以下干部都违规配了公车,这就是公车消费那么高的原因之一。公车是为办公用的,不再办公的退休干部还一直拥有专车、专用司机等等是一个不好的制度,不如日本的做法好。退一步说,解放前参加革命的干部因为冒过生命危险,退休后多花一点纳税人的钱,大家还能谅解。解放后提拔的省部级干部也就是个比较优秀的公务员而已,不应当在退休之后给予过高的待遇,过多占用公共资源和纳税人的钱。转载:也是退休高干 骑自行车去超市买菜的日本前首相 2年多没有见到村山富市老先生,这次趁着去福冈市讲演的机会,决定去看望他。扳扳手指算算,老先生应该有88岁了,19243月生。村山先生卸任日本首相后不久,又放弃了国会议员,正儿八经告老,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大分县大分市,日本九州地区一个滨海的城市。电话打过去,是村山先生亲自接的,一听说我去看他,很是高兴,约好第二天上午在他家见面。第二天一早,开车从九重町出发,沿着山间高速公路直奔1个半小时,就到了大分市。车开到村山前首相的家门口,没有想到,刚好遇到老先生骑了自行车从家里出来。还是我手脚麻利,掏出相机连拍数枚,记录了一位日本前首相骑自行车外出的罕见镜头。老先生见我们到来,忙下车。我问他骑车去哪里?他说:“家内(妻子)一直腰疼,我去超市买点菜。” 喔,您是日本前首相啊,况且已经88岁,不致于还亲自骑着自行车跑超市吧?老先生请我们进屋。屋子与2年前我第一次来看望他时的情景没有什么变化。门口依然整洁,屋内依然狭小。村山先生说,这房子是明治时代的建筑,已经有130年了。1945年时,美军轰炸大分市,这一带的房子都被毁了,就剩下这一栋房子还在,“这是一栋幸运的房子,于是就把它买下来了”,村山先生说。进了屋,村山夫人在家,曾经的“日本第一夫人”,是一个很典型很慈善的老太太,又是端茶,又是拿出豆馅饼,躬着背,好像一定很疼,看了直想流眼泪。我给村山前首相带去了一盒茶叶,是我的中国老家——浙江舟山市出产的“普陀山佛茶”。今年4月,舟山市长周国辉先生访日时,给我带来的礼品,我是借茶献佛。老俩口特别高兴,忙打开盒子看,说“佛茶就是仙茶”。中国政府一直视村山先生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日本首相退休后,都享受什么待遇?”相想想,平时还要骑车上超市买菜,就选择看远的吧。医生又告诉他一句话:“还有一种手术,既可以看近,又可以看远,但是需要100万日元,而且不适用医疗保险。”村山先生听了直摇头,他不舍得那100万日元。我想,要是手术还没做,我一定会跑去银行取钱。临近中午时分,村山夫人张罗着要做饭,我是一定要请他们去外面吃饭。最后村山先生自己打电话到一家经常去的寿司店,订好了座位,还叫了出租车。出租车到家门口时,我问司机:“认不认识这位老先生?”那司机说:大分县的人都认识他,他是大分县的宝贝,我们叫他“とんちゃん”(昵称)。走进寿司店,最里面的一间,是村山前首相最常用的地方。很小的空间,坐下我们四个人,就已经很挤。老板娘说,村山先生从当议员时代开始,就来店里吃饭。他不用说,我们都知道他想吃什么。怪不得村山先生外出不需要保镖,与市民与邻居之间的鱼水之情,就是对他最好的保护。村山先生虽然已是年近90岁的高龄,但是一年还要到中国访问几次,要不作为日本什么访问团的名誉团长,要不就是带九州地区的企业到中国考察交流。“退休后,海外跑得最多的还是中国。这两个邻居,不友好不行啊!”村山先生说:“我就是喜欢中国,忍不住。” 分别时,村山先生最后跟我说了一句话:“还让你付了寿司钱,家内说我了。真是对不住!”说的我眼泪直打滚。老先生,多保重!

村山先生听了直摇头:“什么都没有!”

看到一篇关于日本首相退休后生活的文章,觉得不只是他们人好,而且是制度更加合理。因为干部退休之后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所以应当精打细算才对。最近还看到关于省部级以上干部才有专车而副省部级以下干部保证公干用车就行,用不着配专车的规定。事实上有大量违规用车的现象发生,不少副省部级以下干部都违规配了公车,这就是公车消费那么高的原因之一。公车是为办公用的,不再办公的退休干部还一直拥有专车、专用司机等等是一个不好的制度,不如日本的做法好。退一步说,解放前参加革命的干部因为冒过生命危险,退休后多花一点纳税人的钱,大家还能谅解。解放后提拔的省部级干部也就是个比较优秀的公务员而已,不应当在退休之后给予过高的待遇,过多占用公共资源和纳税人的钱。转载:也是退休高干 骑自行车去超市买菜的日本前首相 2年多没有见到村山富市老先生,这次趁着去福冈市讲演的机会,决定去看望他。扳扳手指算算,老先生应该有88岁了,19243月生。村山先生卸任日本首相后不久,又放弃了国会议员,正儿八经告老,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大分县大分市,日本九州地区一个滨海的城市。电话打过去,是村山先生亲自接的,一听说我去看他,很是高兴,约好第二天上午在他家见面。第二天一早,开车从九重町出发,沿着山间高速公路直奔1个半小时,就到了大分市。车开到村山前首相的家门口,没有想到,刚好遇到老先生骑了自行车从家里出来。还是我手脚麻利,掏出相机连拍数枚,记录了一位日本前首相骑自行车外出的罕见镜头。老先生见我们到来,忙下车。我问他骑车去哪里?他说:“家内(妻子)一直腰疼,我去超市买点菜。” 喔,您是日本前首相啊,况且已经88岁,不致于还亲自骑着自行车跑超市吧?老先生请我们进屋。屋子与2年前我第一次来看望他时的情景没有什么变化。门口依然整洁,屋内依然狭小。村山先生说,这房子是明治时代的建筑,已经有130年了。1945年时,美军轰炸大分市,这一带的房子都被毁了,就剩下这一栋房子还在,“这是一栋幸运的房子,于是就把它买下来了”,村山先生说。进了屋,村山夫人在家,曾经的“日本第一夫人”,是一个很典型很慈善的老太太,又是端茶,又是拿出豆馅饼,躬着背,好像一定很疼,看了直想流眼泪。我给村山前首相带去了一盒茶叶,是我的中国老家——浙江舟山市出产的“普陀山佛茶”。今年4月,舟山市长周国辉先生访日时,给我带来的礼品,我是借茶献佛。老俩口特别高兴,忙打开盒子看,说“佛茶就是仙茶”。美国总统退休后,政府还拨一笔钱给建个图书馆。日本首相退休后,政府既没有特别的补助金,也没有什么安家费,连书报费和交通费都没有。生病就是一般的国民健康保险,自己承担三分之一,当然没有前国家领导人的“高干待遇”。所有的生活,就靠几十万日元的议员养老金。

这个资本主义国家,也太没有人情味。

前不久,村山先生因为白内障,去医院动手术。医生问他“是要选择看远的,还是看近的?”村山前首相想想,平时还要骑车上超市买菜,就选择看远的吧。医生又告诉他一句话:“还有一种手术,既可以看近,又可以看远,但是需要100万日元,而且不适用医疗保险。”村山先生听了直摇头,他不舍得那100万日元。

相想想,平时还要骑车上超市买菜,就选择看远的吧。医生又告诉他一句话:“还有一种手术,既可以看近,又可以看远,但是需要100万日元,而且不适用医疗保险。”村山先生听了直摇头,他不舍得那100万日元。我想,要是手术还没做,我一定会跑去银行取钱。临近中午时分,村山夫人张罗着要做饭,我是一定要请他们去外面吃饭。最后村山先生自己打电话到一家经常去的寿司店,订好了座位,还叫了出租车。出租车到家门口时,我问司机:“认不认识这位老先生?”那司机说:大分县的人都认识他,他是大分县的宝贝,我们叫他“とんちゃん”(昵称)。走进寿司店,最里面的一间,是村山前首相最常用的地方。很小的空间,坐下我们四个人,就已经很挤。老板娘说,村山先生从当议员时代开始,就来店里吃饭。他不用说,我们都知道他想吃什么。怪不得村山先生外出不需要保镖,与市民与邻居之间的鱼水之情,就是对他最好的保护。村山先生虽然已是年近90岁的高龄,但是一年还要到中国访问几次,要不作为日本什么访问团的名誉团长,要不就是带九州地区的企业到中国考察交流。“退休后,海外跑得最多的还是中国。这两个邻居,不友好不行啊!”村山先生说:“我就是喜欢中国,忍不住。” 分别时,村山先生最后跟我说了一句话:“还让你付了寿司钱,家内说我了。真是对不住!”说的我眼泪直打滚。老先生,多保重! 我想,要是手术还没做,我一定会跑去银行取钱。

临近中午时分,村山夫人张罗着要做饭,我是一定要请他们去外面 吃饭。最后村山先生自己打电话到一家经常去的寿司店,订好了座位,还叫了出租车。

出租车到家门口时,我问司机:“认不认识这位老先生?”那司机说:大分县的人都认识他,他是大分县的宝贝,我们叫他“とんちゃん”(昵称)。相想想,平时还要骑车上超市买菜,就选择看远的吧。医生又告诉他一句话:“还有一种手术,既可以看近,又可以看远,但是需要100万日元,而且不适用医疗保险。”村山先生听了直摇头,他不舍得那100万日元。我想,要是手术还没做,我一定会跑去银行取钱。临近中午时分,村山夫人张罗着要做饭,我是一定要请他们去外面吃饭。最后村山先生自己打电话到一家经常去的寿司店,订好了座位,还叫了出租车。出租车到家门口时,我问司机:“认不认识这位老先生?”那司机说:大分县的人都认识他,他是大分县的宝贝,我们叫他“とんちゃん”(昵称)。走进寿司店,最里面的一间,是村山前首相最常用的地方。很小的空间,坐下我们四个人,就已经很挤。老板娘说,村山先生从当议员时代开始,就来店里吃饭。他不用说,我们都知道他想吃什么。怪不得村山先生外出不需要保镖,与市民与邻居之间的鱼水之情,就是对他最好的保护。村山先生虽然已是年近90岁的高龄,但是一年还要到中国访问几次,要不作为日本什么访问团的名誉团长,要不就是带九州地区的企业到中国考察交流。“退休后,海外跑得最多的还是中国。这两个邻居,不友好不行啊!”村山先生说:“我就是喜欢中国,忍不住。” 分别时,村山先生最后跟我说了一句话:“还让你付了寿司钱,家内说我了。真是对不住!”说的我眼泪直打滚。老先生,多保重!

走进寿司店,最里面的一间,是村山前首相最常用的地方。很小的空间,坐下我们四个人,就已经很挤。老板娘说,村山先生从当议员时代开始,就来店里吃饭。他不用说,我们都知道他想吃什么。

怪不得村山先生外出不需要保镖,与市民与邻居之间的鱼水之情,就是对他最好的保护。

村山先生虽然已是年近90岁的高龄,但是一年还要到中国访问几次,要不作为日本什么访问团的名誉团长,要不就是带九州地区的企业到中国考察交流。“退休后,海外跑得最多的还是中国。这两个邻居,不友好不行啊!”村山先生说:“我就是喜欢中国,忍不住。”

分别时,村山先生最后跟我说了一句话:“还让你付了寿司钱,家内说我了。真是对不住!”说的我眼泪直打滚。老先生,多保重!